文化名人
  • 艺术名人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名人 > 文化名人 > 艺术名人
徐启雄——现代工笔重彩画的神韵
  发布时间:2015-09-15 浏览次数:1172

徐启雄,1934生,浙江温州人。7岁时就迷上了绘画,16岁在《温州日报》发表处女作《志愿军抓俘虏》连环画,被誉为鹿城“绘画神童”。1951年春,正在街头绘宣传画的他被驻军文工团的领导相中,穿上军装成了部队专业美术工作者。1953年夏,中央美术学院招收新生,徐启雄征得领导的同意后去报考,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进中国最高美术学府,师承叶浅予、李可染、蒋兆和、李苦禅等教授。毕业后任《人民日报》美编。1963年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1965年因画“美人画”受批判,调回温州任工艺美术研究所画师。1980年调浙江画院任专职画家。

任第八、九、十届全国政协委员,民盟中央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常务副会长,工笔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新世纪全国工笔画大展评审委员会执行主席,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特聘教授。一级美术师,1987年荣获国家人事部授予的“国家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称号,1992年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人才”荣誉称号。

 

一、一波三折的人生经历和开创一代工笔画的画风

 

徐启雄师承叶浅予、李可染、蒋兆和、李苦禅等教授,经过5年的学习,技艺进步非凡,2幅毕业创作《下战表》《山林的早晨》一交卷,立即得到恩师的赞扬,画坛的瞩目。大幅工笔人物画《下战表》融中国传统工笔法和西画诸种技法于一炉,以众多的人物和雄阔的场面,表现了意气风发的中国人民崭新的风貌,多家刊物在封面上发表,还被中央美术学院列为典藏作品。水墨画《山林的早晨》也以生动的人物形象与和谐的画面氛围入选我国第一本大型画册——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1949年—1959年)十年中国画选》。作为这本画册最年轻的入选者,徐启雄的名字第一次与齐白石、徐悲鸿、黄宾虹、潘天寿等当代72位名家排名在一起。

因而,这位出类拔萃的“尖子”毕业生成了许多单位争夺的炙手可热的对象。中央美术学院要他留校任教,《中国青年报》求贤若渴,《工人日报》参与竞争,《人民日报》也敞开了大门。在此一年前,徐启雄的出众才华已赢得了当时的《人民日报》文艺部负责人华君武的赏识,漫画大师指名要这位高材生,国画系主任叶浅予教授也支持得意门生去“中国第一报”工作。于是,1960年夏天,《人民日报》的大院里增添了一位年轻而充满活力的画家。除了为报纸画插图外,徐启雄的主要任务是搞创作。火花迸发,画思如泉,《渔歌》《冬晨》《僮家姐妹》《秧苗青青》……一幅幅生机盎然的作品如清泉汩汩流出。

1961年,徐启雄反映苗族人民婚俗的工笔人物画《苗寨新嫁娘》问世。这是我国美术领域第一幅反映现代女性美的工笔人物画。大块黑色组成新的黑衣黑帽,占据了整幅画的画面。银色的耳饰与大红的胸花点明了主人公的身份。借取油画、粉画技法渲染出新娘红润美丽的脸色。白与黑对比,蓝与红相衬,色调鲜明,对比强烈,形象生动,人物凸现,把一位端庄娴静、含情脉脉、沉醉于新婚幸福之中的少女活灵活现地表现出来了,令人百看不厌,回味无穷。作品一经发表,当即引起美术界的轰动,《中国青年》杂志决定在封面突出刊用。《人民画报》和《美术》杂志破例为这位青年画家出了专刊。曾任《人民日报》总编辑的邓拓也禁不住着文称赞:“徐启雄的半身少女像,看过去很生动,不但面部轮廓画得好,眼睛很有神,头发及其他部分也都有丰富的实感。”邓拓还专门打电话给作者,夸奖说:“画得太美了!你把传统的工笔画带出了死胡同。”这幅开创一代画风的工笔画,当仁不让地成了中国美术馆的典藏作品。徐启雄再次名展画坛。

1963年,华君武、方成两位大画家联名介绍他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徐启雄成了这个名家云集的协会最年轻的会员。

然而,人生的道路不会永远是坦途。1964年春,一场灾难突然降临到他头上。他因画女性美而被指责为“修正主义文艺的典型”,下放到北京郊区一个贫穷的山沟里去接受“教育”。精神的折磨和生活的艰苦,使徐启雄不堪重负,染上了肝炎,而在病情最严重的时刻,又雪上加霜,《人民日报》以不适宜在党报工作为由,把他调离北京返回到原籍温州工作。所幸的是,他没有被磨难击倒,依然偷偷地握笔耕耘。

改革开放以后,春回大地,万木复苏,徐启雄被压抑多年的创作热情如火山爆发,炽烈升腾。1979年金秋,建国30周年之际,《人民画报》《中国画报》10月号均以封面及中心画页共3个彩版的篇幅刊登了他的作品,并首次冠以“抒情画”标出,令人耳目一新。恰在这时,他出现在全国第四次文代会的代表行列中。浙江省有关负责人找他谈话,邀请他到新组建的浙江画院工作,恩师叶浅予也写信劝导:“启雄高足,不要再局踞温州小山头了。杀出来吧,到杭州去吧,不然,西湖将之逊色。”徐启雄终于又回到了杭州,之后,一系列令人刮目的佳作相继问世。

《夕归》《五月杨梅红》在1982年浙江赴京中国画展中博得一片赞扬声。《秋阳灿灿》获1987年全国当代首届工笔画大赛金奖。《春风习习》获1991年全国第二届工笔画大展金奖。反映中国女排风貌的《决战之前》被中国美术馆选为近千年来的62幅国画精品之一进行特展。呕心沥血创作的《山长绿·水长流》在香港“1992中国当代绘画精品大展”中售价100万元港币,成为本次大展中的最高售价。1993年,他成为浙江省继黄宾虹之后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的第二位画家。1996年,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栏目专题介绍他,先后8次向全球播出。

 

这位现代工笔人物画的开拓者,以雄厚的实力和非凡的成就,在中国画坛上奠定了自己的艺术地位;他的大胆探索与不断创新也造就了他独树一帜的艺术风范。

顾恺之说:“凡画,人物最难。”徐启雄偏不畏难,选择了工笔人物画这一难点。中国工笔人物画在唐代已臻高峰,其后每况愈下,到新中国成立之初,工笔人物画已近绝艺的边缘。究其原因,在于传统工笔人物画章法陈旧,程式老化,制作繁冗,费时费力。徐启雄用全新的对象、笔法、色彩、意境来创造全新的现代工笔人物画,以拯救这一艺术门类。40多年的艺术实践表明,他已经出色地完成了这一使命。

徐启雄的艺术创新首先表现在突出追求美感,如《夕归》的韵律美,《晨光》的和谐美,《春风习习》的层次美,《路南三月》的动态美,《新婚之夜》的朦胧美,《红豆相思》的诗意美,《苗寨新嫁娘》的端庄美,《红樱桃》的恬静美。他的作品,透出美的心曲,组成美的泉流、达到美的极致,引人产生美的向往,激起美的情思,勾起美的回忆。华君武看了这些仪态万方的“现代美人画”之后着文说:“徐启雄的画既有传统的艺术之妙,又兼有时代创新之美,称他为当今工笔画家中之位使者并不为过。”

徐启雄的艺术创新还体现在执着追求抒情。自由地抒发情怀,在中国画坛曾一度列为禁区。而徐启雄则大胆地运用寄情、抒情和传情的手法,营构出新的形象,新的内涵,新的意境。画家笔下的人物,一颦一笑,一娇一嗔,都抒发出真情,让人感受到一股清新美好的气息。《新婚之夜》,通过薄如蝉翼的纱帐和人物的体态、神情,十分传神地再现了新娘的娇羞情态。整幅画就是一首“人生快意时”的抒情诗,被评论家称为“一件可以令人销魂的作品”,“作者的极品之作”。在描绘排球场上战幕将启的《决战之前》一画中,画家大胆舍弃对背景的具体绘写,而通过女排队友聚首抚掌互勉的一瞬,着力刻画人物的内心世界,抒发出一种为国争光、敢于拼搏的高尚情怀,看了令人回肠荡气,豪情陡生。

徐启雄的艺术创新达到一个新的高峰的是追求色彩创新。传统的中国画一直沿袭“随类赋彩”的方法,尚未开发现代光学和色彩学的研究、应用。徐启雄敢于创新,在沿用传统矿植物颜料的同时,大胆选取水彩、水粉、染料等化工颜料,并且从起初只注意色彩的调和与对比关系,逐步发展到光色的应用,将固有色、光源色、空间色、环境色和感情色综合运用,巧妙取舍,幻化出美轮美矣的缤纷画面。美术评论家马克称:“徐启雄在用色上不拘一格,或绚丽斑斓,或淡雅协调,或大块对比,或层次细腻,或微妙的泼彩渲染,或神奇的光点变化。凡此种种。都反映了他用色的功力和应变的才能。”

徐启雄还专注于绘画肌理的研究,创制出1000余种工笔艺术肌理,使作品更加色彩美妙,变化无穷。徐启雄赋予传统工笔画以新生命,以美作为毕生的追求,又以美不断播洒人间,他为社会的公益事业和文化建设不时地捐赠出作品,回报社会和人民,他以一位真正艺术家的风范和高尚的人格力量,赢得了人们的赞佩和尊敬。

 

二、同行赞誉

 

徐启雄在中国画坛上是一个响亮的名字,是一位雄踞于中国现代工笔人物画之峰的艺术高手,叶浅予说:徐启雄最大的贡献是为新中国创立了完全新型的现代美人画,他画的美人既不同于古代仕女,也不同于西方圣母、贵妇等美女,而是以歌颂赞美新中国普通民族民间劳动妇女内在美和外在美的新美女。

华君武说:徐启雄的画之所以动人,其重要原因是他从生活中去发现人的精神和体态的美;这是一种高尚的、典雅的、无邪的美。

程十发说:我十分喜爱徐启雄的画,他画的工笔人物画使人产生一种对自己民族艺术的自豪感,是现代抒情画的先声,他是现代风情画的先行者,现代美人画的奠基人,我国民族不可多得的画家。

崔子范说:徐启雄经过数十年如一日锲而不舍地学习、研究、探索和实践,终于为继承和发展中国画事业作出了关键性的突破,成为我国美术界的光辉榜样。

吴冠中说:看徐启雄的画禁不住叫好,他的画张张皆心血凝成,今后都是无价之宝。

夏硕琦说:徐启雄以清新、雅秀的格调独树“徐家样”艺术风范,他不以荣誉巅峰为满足,继续向更高的艺术峰巅攀登。

周韶华说:徐启雄的作品细而不腻、甜而不俗,神韵优美,格调高雅,画风文静而富人情味。他不以强信号刺激神经,而以微信息浸透肺腑,让人能长久地品味,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他是中国工笔人物画的国手。

 

业绩与荣誉

 

代表作品有《下战表》《山林的早晨》《苗寨新嫁娘》《姑苏花农》《晨光》《夕归》《山长绿水长流》《雨后雨花开》等。作品曾获全国性美展金质奖、银质奖和荣誉奖;1988年、1991年两次获全国性展览最高奖;获省市级美展金质奖、银质奖和优秀奖。《秋阳灿灿》《春风习习》获全国首届、二届工笔画大展金奖;《决战之前》等作品获全国大展银、铜及荣誉奖。1987年,国家艺术系列专家评选组评定他为全国美术家中的“突出尖子”,使他成为全国第一位获得“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的国画家,1992年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人才”荣誉称号,1993年被美国传记中心选为1983—1993年“国际上有突出贡献的人物”而授予“十年来国际杰出领先人物”称号,并入录第15版《国际杰出领先人物名录》。1996年被中央电视台选入《东方之子》专题,作品入选《中国现代美术全集》等。出版有《徐启雄工笔人物画选集》《徐启雄画选》等着作。

 

小链接:国画

 

从美术史的角度讲,民国前的都统称为古画。近现代以来为区别于西方的油画等外国绘画而称之为中国画,简称“国画”。国画主要用毛笔、墨、国画颜料等工具画在绢、宣纸、帛上并加以装裱的卷轴画;题材可分人物、山水、花鸟等;形式与画法可分工笔和写意。

中国画历史悠久,远在2000多年前的战国时期就出现了画在丝织品上的绘画——帛画。两汉和魏晋南北朝时期,社会由稳定统一到分裂的急剧变化,域外文化的输入与本土文化所产生的撞击及融合,使这时的绘画形成以宗教绘画为主的局面,描绘本土历史人物、取材文学作品亦占一定比例,山水画、花鸟画亦在此时萌芽,同时对绘画自觉地进行理论上的把握,并提出品评标准。隋唐时期社会经济、文化高度繁荣,绘画也随之呈现出全面繁荣的局面:山水画、花鸟画已发展成熟,宗教画达到了顶峰,并出现了世俗化倾向;人物画以表现贵族生活为主,并出现了具有时代特征的人物造型。五代两宋又进一步成熟和更加繁荣,人物画已转入描绘世俗生活,宗教画渐趋衰退,山水画、花鸟画跃居画坛主流;而文人画的出现及其在后世的发展,极大地丰富了中国画的创作观念和表现方法。元、明、清三代水墨山水和写意花鸟得到突出发展,文人画成为中国画的主流。

国画自19世纪末以后在近百年引入西方美术的表现形式与艺术观念以及继承民族绘画传统的文化环境中出现了流派纷呈、名家辈出、不断改革创新的局面,当今以独特的现代品格立于当代世界美术艺术之林。


 


 

附件:

《杭州当代文化艺术名人》.pdf


附图:




© 2015 bet36体育在线长期稳定_bet36备用网址_055118_bet36备用网址_055118  联系电话:0571-87997719  浙ICP备13035709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202000355号
技术支持: 
  浏览统计:1204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