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
  • 艺术名人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名人 > 文化名人 > 艺术名人
朱关田——一代书法大家
  发布时间:2015-09-15 浏览次数:1086

朱关田,字曼倬,1944年3月出生于浙江绍兴。1960年就读于绍兴师范专科学校,学习一年后,离开学校,走上社会,在绍兴鲁迅图书馆工作,后又担任郊区小学教师。1964年考入浙江美术学院(现为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书法篆刻专业(本科),得着名书画篆刻大师潘天寿、陆维钊、沙孟海、诸乐三、朱家济等亲授,博涉唐楷,后改师北魏,而后又致力于章草。1971年分配到杭州书画社(现为西泠印社)工作。1979年考上浙江美术学院书法篆刻专业研究生,成为新中国第一届书法专业的研究生,导师陆维钊、沙孟海、诸乐三等。1982年毕业分配到浙江省书法家协会工作。1996年起任浙江省书法家协会第三、四、五届主席。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第四届副主席、篆刻委员会主任,第五届副主席、学术委员会主任。

现任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西泠印社副社长,浙江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杭州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中国书学研究院院长,中国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金石篆刻代表传承人。2008年获浙江省特级专家荣誉称号。

 

一、“实证出新”的书学追求

 

朱关田是一个奋勉精进的学者,“实证出新”是其书学研究的史学追求。傅璇琮赞誉他是:“当今书学繁荣的代表学者之一,其从事以唐代为核心的书法史研究工作已近30年,探幽发微,实证出新,成果丰殷,有目共睹。”

唐代是中国文化完成南北融合、走向辉煌灿烂的大时代,唐代书法之于中国书法史,一如唐代文学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是鼎盛、大气的最高样式,也是远迈魏、晋,后盖宋、元、明、清,名手大家辈出,而为后世树立书法经典多样性的枢纽。朱关田40多年间,运用传统考据学的方法,以“史考”为依归,以传世书迹的考订为中心,以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李邕、徐浩、颜真卿、柳公权等唐代书法大家的谱牒与交游为经纬,究其微旨,通其大例,条分缕析,钩沉检阅,对于唐代书法史的各个层面作了精深独到的研究,为当代书学构筑了一座敦实的隋唐书法史大厦,并因此而独步于中国书坛。如《唐代书法考评》对唐代主要书家进行了悉数考证;在《中国书法史·隋唐五代卷》中,他把研究的重点投置到时代文化与书法发展的关系上,从而揭示出唐代的书法品评标准不全在于书法艺术本身,还与帝王的喜好、书家的家族背景等有着密切的关联,这种文史结合的广阔文化视野,就能为书法研究,提出新的问题、新的观点;《唐代书法家年谱》凡50余万言,通过对唐代36位书家的生平编年,包括交往、职守以及家世、书迹的考略,几乎对整个唐代书法的流变过程,作了详尽的交待,从而清楚地了解到唐代书法艺术发展的来龙去脉,尤其对一些重要书家,通过编年式的翔实考证,纠正了一些错误的传说,起到去伪存真、防止讹传的作用;《初果集》不仅对颜真卿、徐浩、李阳冰、张旭、怀素等大书法家进行了细致入微的考证,更为重要的是对唐代民间书法以及秘书省等书手阶层予以重点研究。

韩玉涛说:“关田的学问越作越大,已由论书进而‘论史’,成了名符其实的唐代书法史、文化史的专家……在当今的浮躁风气之下,有这么一个挺立南天的考据家奋勉精进,默默耕耘,其成就上接乾、嘉,下开混沌,在与历史的对话中,自甘寂寞,不问成败,就是不能不引人注目的了。”

对于朱关田的书学研究,沙孟海说:“曼倬的研究,侧重于中世纪文化史的探索,特别对唐代用力更多,钻研更深。孜孜兀兀,埋头耕耘,随时有心得,随时有创见,自谓如獭祭鱼,不惮烦苦。上下数百年,大事细节,钩稽反复,心灵所到,新义自出。”

吴功正赞誉:“朱先生是书法家、篆刻家、书法史学家、书法鉴赏家,他对隋唐五代书法史有精深研究,有多部专着行世。书法家成就的分水岭,不是别的,而是文化。有些书家无法成大气象,问题就出在文化底蕴上。他首先是一位知名学者,根本上是文化学家。”

 

二、“简约求美”的书法创作归旨

 

朱关田是一个在社会上大受人们青睐的书法家,“简约求美”是其书法创作的美学归旨。他的书风以“简约”着称。“简约”之美不仅是美的本质,也是中国传统艺术精神的本源。老子说:“万物之始,大道至简。”墨子比较系统提出“简约”的美学内涵:“先质而后文。”中国书法讲求“简约、静淡、雅和”的美学观念,它们意味着宁静与淡泊、简约与质朴,同时也意味着冷寂与深邃,这种审美情趣是学者书家所独有的心灵感受。

朱关田学习书法从秦篆、汉隶入手,得中国书法的源头正脉,对汉碑用功至勤,后又广泛涉猎唐楷与魏碑。因为唐代书法研究的深入与便捷,对于唐代书法之迹,不论是庙堂碑刻,还是墓志摩崖、民间书刻,都能淹贯兼收。其后,他潜心章草书法的探索。从总体上来说,其书法可以大致分为二个阶段:一是“稳静”的书法与广收博取;二是“简约”的书法与章草精神的追求。对于章草的取法与融汇,仅在近现代书法史上就有沈曾植、王蘧常、沙孟海、高二适等众多书法大家以此名世。承蒙沙老亲炙的朱关田意识到章草的重要性,并在章草体系中吸收适合自己精神特质、学养胸襟和审美情趣的笔墨形式,在用笔与结体上对章草本身之简的再次简化,从而形成极具个人化与浓郁风格化的书写体系:一是从章法定格。其中年之作多以对比十分强烈的墨式块面与极其简约化的点线来构筑属于自己的书法图式,习惯拉开字距与行距,绝少牵丝连接,使字的长扁、大小错落有致,字字独立,长于横向行间的呼应。二是以笔法定调。喜用长锋羊毫,以篆隶用笔书写行草,笔法看似简单,却有一股绵里藏针的金石之力,含沉着于痛快之中,寓沉雄于静穆之中。三是以神采取胜。南齐王僧虔论书有云:“书道之妙,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朱关田深谙其理,因此,步入花甲之后,他在行草风格的深化上,复追晋唐名帖精神,不为繁琐笔法所囿,而更为讲究神采的清逸萧淡,可谓删繁就简三秋树,繁华落尽见真淳。“真”即是自然,个性、气质、意韵、情感在作品中自然流露。以其字法、笔法、章法、图式所构成的简约化书法模式,加上长期学问的涵养,使其书风具有浓郁的书卷气,是当代不可多得的学者书法代表。

“大道至简”实在是一种书法艺术与书学研究的至高境界:简而不空,简而有致,形有限而意无穷。从实证到简约,朱关田先生走出了一条书学理论研究、书法艺术创作双向发展并使之相辅相成的通融之道。他在近半个世纪的书学道路中,筑基子集,笃心考史,临池掇石,实践与演绎着求真、求新、求清与求美的艺术理想,并结出了丰硕的成果。

 

三、团结宽容,建造浙江书法大厦

 

朱关田神情淡定,没有任何恋栈情结。在全国一些省份的书法协会,换届时坊间传播就书协主席、副主席、理事等人选争得势同水火、斯文扫地的时候,他说“我终于可以看戏了”。看戏,意味着身份角色的彻底转换。作为曾经长期出演书法舞台主角的朱关田深知演戏之难,演戏不是给自己看的,演戏需要面对观众(即看客)的评判,演戏是要负责任的,否则观众会喝倒彩,甚至把演员哄下台去。都说演戏是装出来的,其实不是,装出来的演员都不是好演员、都演不出好戏。文有文德,武有武德,戏有戏德,逢场作戏可以得一时之快,却有伪善之嫌,用心用力用才情用诚信扮演好一生的角色,每时每刻沉浸在入戏的本真之中方称大戏。戏场存在两种人:演员和看客,一个在戏里,一个在戏外,幕开幕谢都会有故事发生。

类似朱关田的故事在全国书坛很少雷同。“文革”结束后中国美院第一届书法硕士研究生的专业背景让他俯视书坛,先行一步,长期的书协组织工作又培养了他统筹兼顾的大局意识。在他还处于浙江省书协副秘书长、秘书长位置,便已成为书协中坚,具体领导协调各方面工作。朱关田主持浙江省书法家协会工作20余年,力主众星灿烂,妥善处理了三个方面的关系:一是全力推出浙地名家如马一浮、张宗祥、沙孟海、陆维钊、诸乐三、余任天、谭建丞等,有的是老师,有的不是,需要从历史事实和艺术成就出发,引为浙江书坛旗帜;二是浙江书坛与其它地方不同,中青年名家中多有科班(专业)出身,需要处理好与非科班出身者的关系,发扬各自特长,互相补台,十分要紧;三是依靠主席团尤其是发挥各专业委员会的积极性,率先在省市一级协会成立了书学理论、书法创作、篆刻创作、书法教育等专业委员会,保证了创作、学术、教育三端的齐头并进,引领全国风气之先,后来的浙江省青年书法家协会、浙江省女书法家协会和浙江省书法家协会老书家艺术指导委员会,也是在他的倡议与指导下先后成立起来的,都走在了各省的前列。在他主持协会工作期间,省书协充分意识到后备人才培养的重要性,为此,突出强调青年书法人才德艺双馨的综合发展,明确提倡“四重”原则(重品格、重学养、重基础、重个性),营造氛围,创造平台。20世纪90年代初,浙江省书协率先启动青年书法篆刻人才梯队建设,通过“青年人自己的事青年人自己办”,书协领导及老书法家大力支持等措施,把许多优秀年轻书法篆刻家提拔到浙江省书协的各个专业委员会,其中的尖子骨干陆续充实到浙江省书协主席团、理事班子、秘书处。朱关田及朱关田主导的浙江省书协中年段领导作出了切实有效、有目共睹的努力。

浙江书坛之所以有今日之威望和业绩,绝对与朱关田爱憎分明、团结宽容的工作作风有密切关系。浙江书坛不排外,外地到浙江谋发展的书家,只要具备真才实学,小日子一定过得很滋味。朱关田多数能清楚一个人身上的优缺点,他不经意的简短的评语往往入木三分,点到要害。站在工作角度,朱关田恰恰会从对方考虑,尽量避免难堪,有时他“训斥”相对年轻的书法同事或书法后辈不要讲不应该讲的话,要尊重别人。尊重就是团结,团结就是力量。浙江省书协书法理论、创作、教育花团锦簇,盛开不败的关键在于朱关田打造了一支特别能战斗的全天候书法浙军,一支愉快的迷彩的绅士的书法浙军,一支游弋于传统与现代之间不偏不倚的书法浙军。领军人朱关田自己则奖掖后进保持一贯的低调,既不出书法集,也不办个人展,更不搞演讲,只是埋头学术,跑跑图书馆,查查工具书。累了,倦怠了,他会找几个一般档次的“小朋友”去浙江好玩的小地方吃土鸡、板凳面、油炸臭豆腐、绿色保鲜蔬菜。若是到了年底,他会自掏腰包给尾随他的“小朋友”们准备一点年货,送一件皮衣,过年总是要开心的吧。“小朋友”们最开心的则是尾随朱关田“上山下乡”过程享受的乐趣,听他绍兴腔的冷幽默谈吐,顺便还可以“开涮”一下“朱老师”,精神物质两丰收,何乐而不往!

朱关田自己虽已显老相,但他知道敬老的意义。浙江省书协创设艺术指导专业委员会,让一些从书协领导岗位退下来的老书家仍感受书协大家庭的温暖,朱关田起了积极推动作用。朱关田敬老不是作秀,不存在目的,他更喜欢敬重在野的真正德艺双馨的老书法篆刻家。朱关田非常看重情义,老同志、老同学、老同事自然不用说,对书协普通会员,只要他比较熟悉的,一旦他们生病、调动工作、婚庆什么的,他都会热情相助,写字、送钱都很大方,而且“暗箱操作”不要宣传。他对那些过度包装的书法家极度反感,对当前各地书坛跑官卖官的丑陋现象深恶痛绝,对书法组织超庞大的官僚化运作表示强烈失望。他是书协高层最不擅长与官场打交道的另类,但官场还是保持了对他的欣赏与肯定。朱关田懂得舍得与赢得之间的诀窍,鄙夷树碑,走进口碑。他从浙江书坛权力的巅峰复归一马平川,心态平和;他和他的伙伴们矗立起的浙江书法大厦将永远感铭他们的建造之功。

 

业绩与荣誉

 

朱关田是当代中国书法界最负盛名的学者型书法家之一,出版着作有:《朱关田历代咏物诗帖》(上海书画出版社,1989年);《顔真卿传》(上海书画出版社,1990年);《唐代书法考评》(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1992年);主编《中国书法全集·颜真卿卷》(荣宝斋出版社,1993);《思微室印存》(西泠印社出版社,1995年);主编《中国书法全集·李邕卷》(荣宝斋出版社,1996年);主编《中国书法全集·褚遂良卷》(荣宝斋出版社1999年);《唐代书法家年谱》(江苏教育出版社,1999年);《中国书法史·隋唐五代卷》(江苏教育出版社,2002年再版);《颜真卿年谱》(西泠印社出版社,2008年);《初果集——朱关田论书文集》(荣宝斋出版社,2008年);总编《沙孟海全集》(7卷12册本,西泠印社出版社,2009年);主编《中国书法全集·欧阳询、虞世南卷》(荣宝斋出版社,2010年);《吴兴太守道家流——颜真卿在湖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13年);《吴昌硕年谱长编》(浙江古籍出版社,2014年);《吴昌硕纪年书法绘画篆刻录》(浙江古籍出版社,2014年)。

 

小链接:

书法是人书写汉字的活动。汉字是中华文明的标志,经几千年的积累,数量已达15000余个。书法是中国特有的一门艺术,也是一门学问,更是一种文化现象,今天发现的最早的文字,是殷商时期用刀契刻在龟甲兽骨上的甲骨文。商周时期是范畴在钟鼎彝器等青铜器上的文字,它们被称为“金文”。春秋战国时期,七国文字不同,秦统一中国以后,废除六国文字,统一于标准的小篆。甲骨文瘦硬奇崛的古朴之味、金文庄重威严的雄浑之气,是先秦巫觋文化、尚武精神和哲理思维的产物,而小篆的整饬对称、一丝不苟,则是秦王朝大一统精神的表现。隶书为汉代主要的书体,隶书在汉代蔚为大国,不仅碑碣众多,还有摩崖——字是直接写在稍加削平的崖壁之上的;竹木简——直接用柔软的毛笔书写在竹简或木简上的。西汉时期,在隶书的基本体势上产生了新的书体——章草;东汉末年,书体被称为“行书”。魏晋南北朝的人在思想上追求的是个性解放,在艺术上追求的是个性的张扬,篆、隶过分的规范化,很不受魏、晋名士们的喜爱,他们探索了一种新的表现形式——楷书。东晋以后,鲜卑拓跋氏靠武力统一北方,建立北魏政权以后,碑刻不仅成为统治阶级纪功颂德的工具,也被普通老百姓用来祈福悼亡;北魏的书法,以复古为主导,形成了一种似隶非隶、似楷非楷的书体,成了中国书法史上又一种独特的新形式——魏碑。隋、唐的大一统,融合了南北两种不同风格的文化,书法呈现了古朴天真,雄强劲健乃至粗犷的面貌;明代后期,书法艺术进一步雅化。


 


 

附件:

《杭州当代文化艺术名人》.pdf


附图:




© 2015 bet36体育在线长期稳定_bet36备用网址_055118_bet36备用网址_055118  联系电话:0571-87997719  浙ICP备13035709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202000355号
技术支持: 
  浏览统计:1204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