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前的高考
  • 40年前的高考
  • 当前位置:首页 > 40年前的高考 > 40年前的高考
第十六篇、高考圆我大学梦
  发布时间:2017-11-27 浏览次数:375
 

沈炳熙

上大学是我儿时的梦,但它一次次被打破,直到1977年恢复高考之后,我才圆了这个梦。而这时,我走出中学校门已经整整十年。

高考是文革开始那年取消的。当时,我读初中二年级。清华附中的几个高中生写的那封反对高考的信在报上一发表,当年的高考就被取消了。本以为那只是临时性措施,谁知一连四年大学都不招生。于是,我作为"老三届"的一员,在读了四年初中之后,于1968年10月下乡当了知青。在农村,我卖力地干活,几乎忘却了儿时的大学梦。一年后我做了小学民办老师,发现自己知识太过贫乏,迫切希望有机会去进修,最好是能够上大学。当然,这种奢望不可能实现,因为那时大学还未恢复招生。

1970年上半年,一些大学(主要是理工科大学)恢复了招生,招生不用考试,但须组织推荐。当时我一位回乡务农的校友幸运地被推荐上了大学,这重新点燃了我的大学梦。但打听了一下,说是从农村推荐上大学的,主要是回乡青年,我刚刚点燃的大学梦很快熄灭了。这年冬天,我参军入伍,离开了农村。

当年部队战士的文化水平普遍较低,像我这样初中毕业又当过老师的不多,因此领导对我很重视,许多文字工作常让我去做。入伍第二年,我就被送到师级机关报道组工作,这在同时入伍的战友看来,也算挺不错了。这一年,我的一位当卫生员的战友被推荐上了上海二医大。这件事对我震动很大,我似乎又看到了上大学的一线希望。但这种机会实在太少,我怎么去争取昵?我问领导,领导说,这靠碰巧,你做的工作正好碰到招生的专业,你就有希望了。我想也是,我不搞医,医大招生,凭啥推荐我昵?因此,我就守株待兔,等待时机。又过了一年,我们部队还真来了一个与我当时所做工作专业对口的推荐名额,是复旦大学新闻专业的。我跃跃欲试,暗自琢磨,我做报道工作已经两年,文章时有发表,在单位也算有点影响,报名总够条件了吧?谁知那时不兴报名,推荐谁全由领导决定。我尚未进入领导视线,根本没有机会。事后知道,专业对口并不是推荐的主要条件。但其他还要具备哪些条件,谁都说这不清楚。这时我才明白,没有公开的选拔标准和公平的选拔方式,再争取也是白搭。我放弃了被推荐上大学的念头。

推荐无望,梦想依旧,我决定自学。马恩的《资本论》、《反杜林论》、徐禾的大学政治经济学教程、上海高等数学自学教材,就是在这段时间学的。也许正是那时的坚持,才为后来参加高考打下了必要的基础。

1977年,中断了十年的高考在邓小平同志的力主下得以恢复。广大青年欢呼雀跃,奔走相告,我也抢着去报名。但是,那时报名高考,还需要单位同意。当时我刚从部队回来,在一家筹建中的国有企业工作。因为粉碎“四人帮”后,各地都在对与"四人帮"有关的人和事进行清查,我进厂后就负责这方面的工作。当我向领导提出报考大学的要求时,领导显得十分为难。他对我印象不错,就个人关系而言,他不好阻拦;但从工作考虑,他又不希望我走。于是劝我等到清查工作结束后再参加考试。他既然这样讲,我也不好再坚持了。

半年后,高考又如期而至。这次,领导答应得十分痛快(其实,他心里仍然舍不得我走,但他一是需要兑现承诺,二是觉得我也未必能够考上。毕竟录取的比例很低,上一次我们厂十几个人参加高考,结果一个未中)。我十分珍惜这次机会,决心奋力一搏。那时我们厂已经进入试运行阶段,工作非常紧张,我根本无法请假复习。于是我一边上班,一边复习。我从教育局搞来一些高考复习材料,再找出过去看过的那些书籍,有重点地进行复习(那么多资料是无法在一个多月时间里仔细看完的)。有时值完夜班回家,睡上两个小时,就起来看书做题。后来我听说,我们厂参加高考的其他几位同事,也都这样。我们都是直到考试日才请了三天假。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年9月,我接到了杭州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尽管我没有能去一直想去的复旦大学新闻系,但我己经十分满足。

高考,圆了我的大学梦;高考,改变了我的人生。我深深感激为我们创造这个机会的邓小平同志!

© 2015 bet36体育在线长期稳定_bet36备用网址_055118_bet36备用网址_055118  联系电话:0571-87997719  浙ICP备13035709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202000355号
技术支持: 
  浏览统计:1204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