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信息
  • 动态信息
  •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态信息 >
失之东隅 收之桑榆——忆我的高考
  发布时间:2017-12-06 浏览次数:617

程学勇

 

我的高考虽过去近四十年,但高考前后的那段经历已深深铭刻在我的心里,并成为我人生珍贵的财富。

我出生在一个教师之家,父母都是语文老师。或是受他们影响,我从小就爱上文学。家里藏书巜三国演义》、《水浒传》不知看了多少遍,几乎被我翻烂;金敬迈的巜欧阳海之歌》、浩然的《艳阳天》巜金光大道》让我爱不释卷。初中开始写散文、小小说,偶尔也有作品在当地文学刊物上发表。记得中学期间,我的作文经常被语文老师作为范文,在其所有任教的班级课堂上朗读。

我高中语文老师叫金振生,五十来岁,外表古板,戴着一幅金丝深度眼镜,颇有民清私熟老先生的味道,当时算是地方文学界的名流。他朗读时总是激情饱蘸,语调抑扬,一手拿着我的作文本,一手不停地随着语调上下挥动,念到让他动情之处,脑袋会随着挥动的手上下晃动。每逢此景,坐在课堂台下的我是怎样的心境,自然不用多语。高中毕业前夕,他请我到其家里吃饭。席间他对我百般鼓励、万千叮嘱:毕业后要坚持文学爱好,尝试文学创作,争取成为作家,哪怕是业余的。我受宠若惊之余,心里不免有些飘飘然,暗暗发誓一定要成为像浩然那样的名作家。
76年7月我高中毕业。在之后等待分配的大约半年时间里,语文老师的叮嘱经常在我耳边回响。我除了吃饭睡觉,就是阅读各类文学作品和写作,经常陶醉于我所编写的故事情节中。期间曾多次给省级和国家级文学刊物寄送我的作品,但不是杳无音信,就是只收到一纸格式化的鼓励信。然这丝毫没有影响我对文学创作的狂热,直到年底我分配到工厂上班。

当时高中毕业生工作分配好像有个规定,家里如有多个孩子,一般是第一个当工人,第二个当农民。我哥哥两年前分配到工厂,所以当然我应去农村当农民。在政府机关工作的我父亲,让医院确诊我为重度平脚板,属轻度残废,结果我被免于下放农村插队。后来我才知道,我父亲是利用重度平脚板不能当兵这一规定疏通说服有关部门负责人,最终如愿以偿,我分配到当地一家不错的工厂,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我在厂里的工种是当时令人羡慕的车床操作工,因为它对操作技术要求很高。我非常喜欢这个工种,因为我经常可以在完成车削加工的各类金属产品中获得我之前文学创作中鲜有获得的成就感。有一次,车间一台冲床上重要部件金属轴球开裂,采购替换得等几天时间。厂领导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因为它将拖延产品加工任务完成,当然也无法如期交货。我仔细看了破损部件,主动请缨说让我试试在车床上加工一个。当班的车间主任,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马上说道:好好好!实际上我和车间主任都很清楚,这种球状金属部件加工得先用模具浇铸,再精细研磨而成,用车床加工难度非常高,恐怕没人试过。我花了两班时,经过多次失败,终于制成了一个顶用的。虽然它用不到三天就坏了,但却给工厂赢得该部件釆购更换时间,保证了及时完成生产任务和交货。此事件使我成为全厂新闻人物。我在厂里工作两年中,每年都被评为先进生产者。当然最让我自豪的是:在参加全地区车床操作技术比武大赛中,我荣获第二名。

那个时期,工厂提倡“八小时内拼命干、八小时外多贡献”,劳动竞赛、加班加点已为习惯,再加上三班制,日夜颠倒,我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上班工作,可支配的业余时间少得可怜,更谈不上静下来心来写点东西了。文学作家梦似乎与我渐行渐远。

说实话,七七年那次高考经历我早已淡忘,只记得要经厂里批准,没有时间充分复习准备,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了。但这次考试失败反而激发了我一定要考入大学的强烈欲望,因为我相信自己有能力考上大学,因为我想通过考进大学中文系来圆自己的作家梦!

由于厂领导对我的偏爱,当然也得益我父亲打招呼,自从我决定参加78年高考后,厂里对我网开一面,允许我只要能完成当班生产任务,就可以在车间里看书复习。事后我曾想过,如果没有这一照顾,或许我考不进杭大。

高考结束,我显得格外兴奋,因为自我感觉特别好。我坚信这次一定会考进大学,并决定第一录取志愿填报杭大中文系,成为作家对我似乎已不再是梦想了。然不久公布的高考成绩却仿佛把我猛然推下冰窟窿里。虽然高考总分不低(事后得知总分列我所在县区文科类考生榜首),但成绩单上显示,我语文61分,只比数学成绩好一点。我意识到,我录取到杭大中文系希望非常渺茫,并由此悲观地认为自己成为作家的梦想也已成泡影。回想语文老师的期待,回想这些年对文学的狂热追求,愧疚、沮丧、自责索绕在我的心际,好些日子感到闷闷不乐,食不甘味。

我清楚地记得收到杭大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那一刻。爸妈和我们四兄妹正围坐着矮桌吃午饭,宿舍小区值班门卫手里拿着一封挂号信兴冲冲地跑来,嘴里嚷着“来了、来了”。爸妈和兄妹们近来几乎每天都会询问门卫是否收到录取通知书,此刻都像弹簧似弹跳起来,争抢门卫手里信,只有我仍然端坐着。我心里自然开心,因为我明白新的人生已向我招手。但由于语文没有考好,我当初填报志愿时无奈地把第一志愿由杭大中文系改为政治系,此时这仍然是我心中抹之不去的隐痛,自然冲淡了我的兴奋度。

四年大学,头两年在政治系,后两年在经济系。八二年毕业分配回我老家丽水,先后在县委党校和县市委宣传部工作。期间曾作为梯队干部人选到中央党校培训半年。八九年政治风波,我被批思想右倾,促使我决意下海,虽然不少人看好我的仕途而极力劝阻我。下海这么多年,国内国外,饱经艰辛坎坷,但我能在一次次的成功中享受快乐和满足,感受生命的价值和人生的意义。

呵呵,现在提笔回想我高考前后以及毕业后的经历,不由感叹良多。西方人有这么一句名言:上帝在关上一扇门同时也为你开启了一扇窗;我们中国人也有类似名句: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人生应有追求、有目标,并须为之而拚博。但人生无常,事事难料。当人生陷入窘境或处于十字路口时,要善于拿捏好得失进退,重新确定自己人生坐标。我庆幸当年没有考入杭大中文系,更庆幸在政治系分为哲学系和经济系时,我选择分在经济系。如果说我今天在商海里小有成就的话,这除了我的天赋和勤奋,与当年在经济系夯下的较系统全面的理论知识底子是密不可分的。

© 2015 bet36体育在线长期稳定_bet36备用网址_055118_bet36备用网址_055118  联系电话:0571-87997719  浙ICP备13035709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202000355号
技术支持: 
  浏览统计:1204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