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信息
  • 动态信息
  •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态信息 >
高考轶事
  发布时间:2017-12-18 浏览次数:478

徐建良

记得我是在1977年10月底从一个中学老师那里得知恢复高考消息的。当时,我刚从部队复员,在一所中学当代课老师(实在是误人子弟,现在想起来都感到惭愧)。听到这个消息,我是既高兴又迷茫。高兴的是恢复中断了十一年的高考,对于我们这些农村的孩子,毕竟提供了跃出农门的一次比较公平的机会;迷茫的是我的文化基础太差,大脑一片空白,不知从何下手。权衡再三,还是决定一搏。77年冬天的高考,因时间太仓促,来不及太多的准备,我通过了初试,复试后就没有回音了。78年再考,如愿以偿。四十年过去了,备战高考中的许多事情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一、文化基础太差——分解因式是什么?

说来还真是惭愧,名义上是高中毕业,掂量掂量自己,感觉肚子里确实没有货。初小在我们自己村里读的,一个老师教一至四年级所有的班和全部的课程,教学的质量和所学的东西可想而知。高小是在当时的公社所在地水亭读的,应该说高小两年还算是接受了比较系统的正规的教育,也学了点东西。可接下来的情况就很糟糕:1966年我小学毕业后,9月到游埠镇读初中,仅仅上了一个学期课,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该运动随及影响到这所镇中学,67年春节过后我就没有再去学校;在家待了一段时间后,接到通知还是回到水亭小学“复课闹革命”,稀里糊涂混了近二年。1968年到水亭中学上学,二年初中加二年高中,这四年记忆中大部分时间除了闹革命就是挖防空洞。记得在高中的第二年还是静下心来学了点东西,但是有些课程,比如数理化系统性比较强,由于前面的东西基本没有学,后面的东西也就无法消化。

针对自己的实际情况,我决定报考文科。那时,对我来说,填报哪所大学,学什么专业都不重要,关键是能不能考上大学,跃出农门。当时文理科考的都是六门功课:政治,语文,数学,外语相同,其它二门,理科考数学,物理,文科考历史,地理。我分析了各门课的情况:语文主要靠平时积累,现在花太多时间在上面,收效不会很大;政治历史地理主要靠临时突击,可以在较短时间收到明显的效果,当然,平时也需要抽一些零碎的时间;外语虽然列入考试项目,但仅作参考不计入总分,可以不管它;数学是我的短板,要花较多的时间去攻克。我赶紧找了一套从初一到高二的数学教科书开始看。由于基础太差,刚开始还不好意思说自己要参加高考,只是悄悄地进行。翻开初中的数学书自己好多都看不太懂,好在当时我在中学代课,有疑难问题找老师解答比较方便。最初提出来的问题实在是作为一个高中毕业生不应该问的,印象比较深的是有一次问到什么是分解因式,数学老师给我做了耐心的解答,并说这是学好后面数学的基础,要好好掌握,现在想起来也是哑然失笑。为了尽快补上这块超级短板,我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数学上,初高中八本教科书看完后,又做了大量习题,那段时间自我感觉自己效率出奇地高,做题的水平提高很快,但78年高考成绩还是数学最低,58.5分。数学这门课的成绩记得最清楚,其他几门课的成绩相对模糊,但都是及格以上,政治80多分,语文70多分,历史地理都是60多分,总成绩330多分,不到340分。后来我填志愿时第一志愿就是杭大政治系,就是认为自己政治分数比较高,录取的可能性大一些。

 

二、苦中有甜——中间这块甘蔗怎么忘了种了

备战高考是比较辛苦的。由于自己是学校的代课老师,教几个班的政治课,还担任一个班的班主任,所以白天能利用的时间不是很多,只能是晚上时间,每天熬到凌晨一、二点是常态。天热时,因为怕蚊子有时窗户紧闭,室内闷热得只穿条裤衩,真有点赤膊上阵的味道。现在想想都被自己当时的拼搏精神所感动。好在和我睡一个寝室的另外一位老师也参加高考,不存在相互干扰的问题,许多想法应该说是一致的。学校有好几位参加高考的年轻人,相互间都在暗暗地较劲。有时候临睡前还要出去看看其他几位备战高考的老师寝室的灯是否还亮着,如果看到他们还没有睡,回来还会再做几道数学题。谁叫自己基础这么差,只能临时把佛脚抱得紧一点。

紧挨着我的寝室有学校的一块甘蔗地,长势还很不错,到天气炎热季节正是甘蔗可供品尝之时,几位参加备战高考的年轻人,在夜深人静,饥肠辘辘之时,难以抵挡住甘蔗甘甜的诱惑......在那段时间里,我们几个年轻人几乎每天晚上都要聚在一起吃甘蔗,边吃边聊,放松放松再睡觉。待到收割甘蔗时,中间有好大一片地没有甘蔗了,有一位老师打趣地说:“中间这块甘蔗怎么忘了种了呀”,老师们哈哈一笑,心照不宣。实际上学校早就知道此事,只是装糊涂而已,在这里真是由衷感谢学校领导和老师们对我们这些当时的年轻人的包容和关爱,直至今日想起来都很感激。如此宽松和谐的生活学习环境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我能顺利考上杭州大学这也是因素之一吧。
 

三、寻欢作乐——数学练习题丢了

高考备战固然辛苦,但我们苦中作乐,其乐无穷。一到星期天,我们几个备战高考的年轻人就不再学习了,而是吃喝玩乐。早上睡到自然醒,起床后上街买菜,买酒(黄酒),然后到学校食堂借用其锅碗瓢盆做菜,这个时候我是“主厨”,食堂的老师傅对我们很支持,有的菜我们不知怎么做,就帮我们一把。菜做完后,拿到我们宿舍把桌子一拼,几个辛苦了一周的年轻人完全放开,开怀痛饮。这个过程一般会持续到晚上,酒不喝完不休,喝的烂醉如泥也是常事,有时酒喝完了但还意犹未尽时,我们就猜拳吃酱辣椒,辣的嘴巴大张,辣的头皮发麻,真是痛快!现在回过头去想想我们这么做还是比较科学的,一个星期有一天彻底放松,大脑放空,对学习有百利而无一害。

星期天除了在学校外,有时我们还去同事家喝酒。我们几个年轻人到哪里都不把自己当外人,开怀痛饮,一醉方休。记得有一次去一位曾经教过我的老师家里喝酒,也是喝到深更半夜,醉醺醺回家,第二天起来发现我借来的一本数学练习题书不见了,当时仔细回忆是把数学练习题书放在我的军用挎包里,离开老师家时我还没有忘记把它拿上的,回来的路上不知什么时候丢的,当时哪个懊恼啊!你想想看,当时能借到一本这样的练习题是多么的不容易,在人家(向谁借的现在也忘了)手里也是宝贝,我怎么向人家交待啊!喝酒有时还真误事。

这里我只是采摘了高考记忆中的几片零碎,77、78年高考是我人生中的重要节点,四十年过去了,岁月流长,但那些改变人生轨迹的高考往事依然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 2015 bet36体育在线长期稳定_bet36备用网址_055118_bet36备用网址_055118  联系电话:0571-87997719  浙ICP备13035709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202000355号
技术支持: 
  浏览统计:1204254